9月2日 这人生的边缘过于锋利

……《雾海里的漫游者》卡斯帕·大卫·弗里德里希 1818

蓝色、褐色、白色

《圣维克多山》保罗·塞尚1905

蓝色、白色、黄色、粉红色

《蓝色绘画中的白色与绿色 第14号》马克·罗斯科 1954

蓝色、白色、绿色

《1982年7月23日》河原温

蓝色

《无题(男孩爱人)》菲利克斯·冈萨雷斯-托雷斯1991

蓝色、白色……

我渴望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轻松自如。又是一个精疲力竭的下午,我倒在一摊碎片中,这些从作品里剪出的蓝色方块颤抖起来,我像盯着塔罗牌一样屏住呼吸,坚信答案闪烁其间,一个非此不可的选择,被先知击中的命运感。我始终还是无法落下这一笔,关于“画什么”和“怎么画”的思虑已经填不满心里持续的饥饿,这种空洞令我非得想明白它是“作为什么的”,物证?脚本?蓝图?一个梦?我无从开始,在躁郁里打滚。也许是时候试一下AA互助会(Artists Anonymous同行们相互扶助,共同度过创作困难期)据说心理咨询师借鉴了用于艺术治疗的方法,把创作作为症状的显现,我猜想如果多坚持几个治疗区间,也不是没有治愈的可能……

摘自贾斯文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