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雾海浪游者》
卡斯帕·大卫·弗里德里希
布面油画
1818
《尤利西斯》
杰阿柯莫·曼祖
纸本铅笔
1988
“吃下蓝色药丸,故事就到此为止,你会在床上醒来然后相信一切你想相信的事情。”
莫菲斯对尼奥说道, 《黑客帝国》

欢迎来到蓝色时代,一个友好、高效、交织在社交网络中的现实。我们的故事将在“蓝色三 部曲”中展开,第一部“大航海”我们将在八十六天的越洋航行中见证十二个预言。在此后的展览中,视觉化的证物将作为作品出现。

我们珍视“见证”作为命名机制中最根本的行动,它捆绑词与物而且铭刻在我们对事件与物质的感知方式中。这个行动是狡黠的,它同时包含某人“目击”与“声称自己目击”,然而,总会有合法化或是权威的见证人们为历史与知识撰写证词。因此,我们更加珍视犹疑不定的语塞时刻,在这个时刻感知的确定性开始松绑,我们得以索回久已失落的异国他乡----从被压榨殆尽的神话和冒险小说中,从新世界的诸种承诺中,从政治的分割与争端中;从全球化的物流网络中,从谷歌地图与探索发现频道的像素中。

正当西奥·安哲罗普洛斯与托尼诺·格拉讨论新剧本时,一个礼物送到了,是杰阿柯莫·曼祖的女儿寄来的尤利西斯雕刻头像。安哲罗普洛斯从信里得知,“曼祖最后的心愿是找到某种方式,雕刻出尤利西斯的凝视,因为他相信这束凝视容纳了人类的全部经验”。我们的航行也将搜寻那些消逝的凝视和独身启程的背影,他们都曾试图接近一种可触可及的无限;我们还将追索巴斯·简·阿德尔与亚瑟·克拉凡的感性历程与突然失踪,我们珍视那些时刻,独自一人凝视环绕着他的地平线,与闪着微光的存在体验。

航行的戏剧性来自游轮这个微缩世界,我们珍视与乘客相遇的时刻,他们将成为一系列叙事性事件的潜在演员或参与者。我们希望通过旅行中时间的累积以及展览空间中神话、故事、档案、奇迹、证据的叠加来再度发明叙事的形式,并进一步跃入政治-经济现实的对话,更重要的则是与日常生活感性的对话。我们将受到两个问题的挑战:楚门刺穿真人秀的航行所面临的“外面的世界更真实吗?”以及安哲罗普洛斯的提问“我们是否尚存赤子之心与充沛的情感力,来直面并如其所是地接受一个奇迹?”

大航海/2014-2015 (with @张健伶)
《那隐秘之物》(艺术家书)/2014
存放信仰的身体/2014
最后的故事: 上帝和网友/2014
从来没有一个艺术家叫做贾斯文/2012-2014
有关无限的习作/2014
无题/2013
无相之象/2013
一个社会主义成员的想象/2012
eve R evolution/2011
仍是甜的/2011
Dirty Memories/2011
他者之家/2011
记忆消散的某种方式/2010
打字员之死/2010
我甚至用这样的方式满足你的恋足癖/2010
Raining Hometown/20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