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十二个预言形成的主线基础上,我们设计了另一条关于一千个乘客的线索,作为旁证。2014年十月纽约的“大航海预言发布会”以展览作为仪式来铺陈一种将“被命运击中”的预感。十二个将被见证的预言不仅折射了通往主题的种种潜在路径,而且作为一个索引,牵扯出无限的文本与无尽的阅读。为了后者,我们会写作“一千角色”的脚本,这些人物通过在Excel表格中对基本特质的排列组合来生成。他们的人生故事既是虚构的,同时又基于乘客与船员的真实生活经历。一千个人物如同藤蔓般盘踞在预言内外,与我们共同见证一路不思议。
除了文本的星群,我们还将通过“一千邮包”生成图像与物件的团块,每个邮包以对应的人物命名,各人的记忆被封存在黑暗中,直到被再度唤醒。每到一个港口,我们会从当地的邮局寄一些包裹回中国,作为一种仪式,将这诸多不思议寄回已知的大陆。

在古代诗歌与习语中,“千”是一个虚数,在我们的构想里,这个想象的数字即是文本-图像-物件的云图,它们等待被下载,另存到未来不同时间点的展览中。从概念上,我们已经在2015年三月至五月的环球航行中与所有角色相遇,将所有的包裹封存,然而,只有当它们被下载后,才真正存在,变得可见,因此,它们“黑暗中的等待”创造出一种时间差。举例来说,第一次展出里,我们也许发布一百个角色和对应的邮包,尔后在未来不同的现场里继续下载后续内容。每一次唤醒作品,都赋予我们权限来编辑,刷新过去,从而一次又一次地重写脚本,重载邮包的内容。

大航海/2014-2015 (with @张健伶)
《那隐秘之物》(艺术家书)/2014
存放信仰的身体/2014
最后的故事: 上帝和网友/2014
从来没有一个艺术家叫做贾斯文/2012-2014
有关无限的习作/2014
无题/2013
无相之象/2013
一个社会主义成员的想象/2012
eve R evolution/2011
仍是甜的/2011
Dirty Memories/2011
他者之家/2011
记忆消散的某种方式/2010
打字员之死/2010
我甚至用这样的方式满足你的恋足癖/2010
Raining Hometown/2009